【短篇】《白夜》

☆:王先生生日快乐!祝您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腰好腿好精神好还能吃嘛嘛香!
☆红色向,认认真真看景,认认真真谈事
——————

王耀收到那条简讯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内容很简单,不过是一张图片而已——昏暗的天空中,仅有一角尚存光明。
他刚打算忽视那条讯息,可那人紧接着又发过来了一条消息。
“6.21,漠/河,还记得吗?”
记得,当然记得。
两个大男人傻愣愣地盯着天看了半晚上的事情,能不记得吗。
偏偏要拉着自己去看所谓“白夜”,什么高纬度地区特有的自然奇观——“其实也就那样”,王耀至今为止都记得第二天早晨伊万那句调侃。
但王耀可并不觉得这景色“就那样”——他还是很激动的,毕竟这是两个人难得的聚首——虽...

01 Oct 2017

【露中】异道(2)

☆:1.原作《黑塔利亚》,人物属于本家,OOC属于我

2.扑克设,主cp露中,副cp米英

3.请在认真阅读过《阅读须知》后再进行正文的观看。

4.传送门:(1)


Chapter 2


他感到了浓重的黑暗,孤独层层将他包裹,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吞吐着不安的感受。

冰冷的气息掺杂着霉变的味道,粗暴地钻进他的鼻孔。他几欲作呕,但他这时才发现,他的口被堵住了——一团硬邦邦的东西占据了他口腔中不多的空间。这时他才恍然大悟,他是被关起来了。

被那个梅花国的King发现并关了起来。

王耀试图活动一下他的手脚,但身体的疲软却使他无法动弹分毫,于是他只好保持这个姿势——但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

03 Sep 2017

安娜·布拉金斯卡娅扬起了她高傲的头颅——她总是这样,美丽而又倔强。
王春燕痴痴地看着阳光洒落在安娜铂金色的发丝上——发丝化为金黄,世间万物皆化为一片金黄。安娜紫色的裙摆被风吹出了好看的纹路,而现在,纹路里也盛着满满的金黄。
“你真美……”
她不由自主地夸赞道。
安娜眨了眨她的眼睛——“噢,谢谢夸赞,我亲爱的燕子”,她这样说。
那是俄语。
王春燕意外地发现,安娜今天说话时,每一个尾音都在微微上扬。
她觉得,她要被调皮的阿尼娅关进种满了紫色小花的一双眸子中了。
“不用谢——噢,我,我的意思是……”
“你今天没有涂口红吗?”
她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就像是——就像是她们平时那样。
互相讥讽,互相夸耀,互相沉沦于...

17 Aug 2017

【露中】异道(1)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离骚》屈原

☆:1.原作《黑塔利亚》,人物属于本家,OOC属于我

2.扑克设,主cp露中,副cp米英

3.请在认真阅读过《阅读须知》后再进行正文的观看。

Chapter 1

也许只有到了梅花国那样寒冷的地方,你才会想念黑桃国温暖如春的气候了吧。

王耀也是如此。

他不住地冲自己的手掌呵气,但尽管如此,他的手指依旧冻得通红。出身暖国的骑士长并不适应这里的气候——这让他出现了一些严重的水土不服的症状——譬如说,频繁的呕吐感。

在他第十数次勒住缰绳并翻身下马扶着一旁的树干干呕时,他忽然就想到了几年前的受封仪式。

记忆中的那天被明媚的阳...

01 Aug 2017

《异道》阅读须知

1.原作《黑塔利亚》,人物属于本家,ooc全是我的。本文采用的设定为扑克设,就是红茶会是黑桃国的KQJ那个设定。

2.CP向为红色组,具体体现为露中,副CP为米英,雷者慎入

3.王耀的年龄小于伊万的年龄,小于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年龄,不能接受这样的年龄差的还请莫要看后文了

4.会有虐耀情节,会有虐耀情节,会有虐耀情节,雷者慎入

5.不是HE,结尾真的不是HE,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让露中两个人HE,请he爱好者务必绕道而行

6.阿尔弗雷德在前期会有一种反派既视感,不过别担心,我们的阿尔弗才不是反派呢……接受不了这种坏人设定的也请……【手动挥爪


好啦,给看了那么多预警...

01 Aug 2017

【短篇】金黄

☆红色组,露中,非国设,ooc严重请谨慎阅读
☆几周前摸的鱼了,现在看来依旧不错,于是决定在这里发一下

他怀抱了一束向日葵。——如同艳阳般美丽耀眼的花瓣,还未长出种子的娇小花盘,很美。
连叶子都泛着水嫩的颜色。
——年轻得如同那人一样。
出门前,他特意把围巾往上拢了拢,但没走几步,过长的围巾就被他踩了好多脚。看着一个个黑乎乎的鞋印,他忽然觉得有些尴尬——但他依旧抱紧了怀中的向日葵,快步朝前方走去。
他眯眼笑着,竭尽全力模仿着那人的表情——包括他的衣着打扮。但体型、发色、瞳色等,这些东西却无法模仿。
过大的皮靴踩在初夏的石板路上,哒哒的声音很是刺耳。太阳还没有将自身的炎热彻底铺撒于大地之上,因此他还能够经...

28 Jul 2017

【短篇】高塔上

☆末世背景,非国设,红色组无差,肯定不是he

Zero
“除了他之外,除了他们之外”

天空在哭泣,浑浊的雨滴沾满灰尘。
土地在哭泣,鲜红的血液流向各地。
折断了翅膀的鸟儿无处可飞,摔断了腿脚的灰狼放弃奔跑。
沙哑的声音低唱挽歌,但炽热的希望早已湮灭在灰暗的眼眸中。
他阖上双眼,顺应着身后人的动作抬首,任凭黑色的布条隔绝他与光明。
——“你不能见光。”
我知道,我知道。
他微笑着起身,然后缓步向前走去——向高塔的边缘走去,向他的命运走去。
天空永远是昏黄的,阳光永远是温和的。
但溅落于塔底的那簇温热的鲜红,却是刺眼无比的。

One   
“没有人会承认这座塔的存在”

那是一座塔...

28 Jul 2017

【短篇】雪

1.去年十月份摸的鱼,昨天翻出来之后觉得意外的不错……那就在这里发一下好啦x
2.苏露同体,国设请注意,对苏解
3.别和我说91年12月25号有没有下雪,我不知道x
4.不甜不咸,也不是玻璃渣,什么都不是的一篇,祝食用愉快x
————————————
        又下雪了。
  伊万也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日子。他只想去外面坐坐而已,坐在台阶上也行,坐在泥地里也可。
  于是他便坐在了那个喷泉池的旁边,看着冻的硬帮帮的水面发愣。
  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黏在了冰面上,落在了伊万的头发上。
  伊万呆呆地看着水池,想象着夏日喷出的水柱上依稀可辨的...

18 Jul 2017

【短篇】熊和艺术体操

☆:1、国设,在CCTV5+看了艺术体操的比赛后突发奇想的短篇

2、时间轴并非当下,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3、名字是随手起的


事实上,布拉金斯基先生只是路过而已。

但莫名其妙的,他就被那位教练拽进了训练场地中,说是要他“好好检阅一下姑娘们的努力成果”。

于是他便站在那里,看着国家队的女孩们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着配乐中的每一个节拍,编舞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可能再改动加分的地方,每一个可能失手脱出器械的地方——各种各样的问题,在世锦赛开始前发现都是好的呀。

教练女士拍了拍手。

“好了姑娘们,瞧瞧这里,看谁来为你们加油啦——你们的祖国先生!”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伊万...

15 Jul 2017
1 2 3
© 暖流与潮汐 | Powered by LOFTER